為了傳播恐懼的緣故

為了傳播恐懼的緣故——林子健事件的案內案外
杜關山
2017年8月15日

美國經典恐共電影《滿洲候選人》(1962年)劇照。電影講述在朝鮮戰場上被俘的美國軍人被移送中國東北洗腦,成為國際共產黨發動宮廷政變、篡奪美國政權的工具。圖中的「共產黨洗腦專家」即將操縱一名系出名門的美國戰俘殺害多名同袍。

「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
哥林多後書5:7

民主黨以降的眾多泛民社運人士宣稱,目前沒有證明在天眼片段中出現的男子就是林子健的證據。但他們到底有多在乎證據和真相?

林子健涉嫌被擄事件與及相關評論,都充滿了戲劇性。天眼片段曝光之後,某些泛民社運大佬提出了一種奇論:片段可能是真的,林子健也有說謊的可能,但「與其相信中共」,他們更願意相信林子健。

舉一例說:某地理奇才發表了一篇文章,開頭大部份分析林氏自編自導自演,即事件是偽造的可能性,但即便如此,地理奇才今後還是不敢在「事發地」徘徊云云。

但如果事件本身就是虛構的話,這種「恐懼」豈不就是多餘的嗎?

正如娛樂圈常有以炒作八卦而非靠藝術造詣而成名的藝人一樣,標榜「論述」的一些社運人士也有同樣的做法:他們炒作的是恐懼和仇恨

部分「左翼」人士擔心,林子健事件一旦被證實為弄虛作假,那會不會成為「狼來了」,讓民眾不再相信將會可能發生在泛民身上的綁架和虐打?但泛民在未有任何證據前就狂熱宣傳,在天眼片段流出後就呼籲大家不要太在意證據,甚至宣稱片段是「影像創作」,這豈不是一種很奇葩的邏輯?

「左翼」社運的福爾摩斯們提出了幾種可能性:1)林氏確實被大陸的「強力部門」擄打了,天眼片段中的自由帽子男只是巧合;2)林氏也真的被「強力部門」擄打了,自由帽子男是當局的演員;3)林氏就是自由帽子男,出於「強力部門」的威脅,他才作出這種拙劣的表演;又或者,林氏是中共收買了的「鬼」,故意破壞運動的威信。

換言之,林氏只能是中共政權的被動的受害人或主動的間諜,這件事只能是中共政權「針對香港人」的密謀。

稍有理性的人們都可以知道,林氏若然作假,幕後黑手不可能「只是中共」。但無論如何,林氏都將會是泛民社運的一隻棋子——他只能是說明中共可怕可憎的例子,流芳百世抑或遺臭萬年,都與所謂真相無關,更可況「真相」本身就是「運動論述」的建構,是時勢和策略的產物。

縱然旺角和油麻地等地天眼密佈,熙來攘往之地很難會沒有目擊者,但在「暴政與人民」之間,他們「寧願相信」被他們奉為「人民」代表的林氏。如果林被證明是「不足取信」的,那也是不要緊的,因為這只能說明中共是如何的不擇手段。

表態相信誰不相信誰,本身就是一種武器。

在泛民政客和運動家們的論述中,他們必定能全身而退,身敗名裂的只會是林氏和中共政權。

當然,「香港人」未必就是泛民社運領袖們所設想的一群蠢材。還是有人會記得,民主黨的法律界巨人們在查證林氏的故事之前,就召開了譴責「強力部門」的記者會,泛民社運的意見領袖們,當時是如何言之鑿鑿地唱和的。

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香港會存在著這種信仰的群體?這是宣揚大國沙文主義和國家機器萬能論的建制派所永遠不能解答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